河西信息港

当前位置:

看点今晚有鬼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河西信息港

导读

一  “啊!”赵源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在黑暗里大口喘着粗气。  睡在身旁的女友小珊被他惊醒,她伸手摸索着扭亮台灯,揉揉惺忪睡眼埋怨道:“赵源你

一  “啊!”赵源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在黑暗里大口喘着粗气。  睡在身旁的女友小珊被他惊醒,她伸手摸索着扭亮台灯,揉揉惺忪睡眼埋怨道:“赵源你有病啊?大半夜的吓死人了!”  赵源不理会小珊的埋怨,扭头凑近小珊耳朵,神秘兮兮地说:“今晚有鬼!”  小珊看着赵源,伸手探探他的额头,又探探自己的额头,自言自语地说:“没发烧啊,神经病!”说完,又低声嘟哝了几句,背过身去,蒙着被子,丢下赵源自己睡了。  赵源环视房间,墙上的挂钟“嘀哒嘀哒”地走着,时钟正指向二十三点五十分。身旁的小珊已经鼻息深匀,大半个肩膀露在被子外面,他顾不上帮女友盖被子便起身下了床,将房间内所有的窗户玻璃一一查看,把窗帘拉了又拉,整个遮得严严实实,再认真地检查着房间的每个可疑的有孔有洞的地方,连卫生间马桶都不放过,他以前看过电影,有些鬼是从马桶里跑出来的。再三确认没有任何疏漏的地方后,他重新躺回床上,掖紧被角,把自己完完全全地包裹起来。  “不!”赵源又从被子里钻出来。他的眼睛从白色的墙上落到梳妆台上,梳妆台上的日历正好翻到四月十二日,挂钟敲响了整点钟声。赵源不觉地连打了几个寒颤,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他感觉到这里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但具体在哪个地方他却说不出来,反正后背感觉一阵凉飕飕的,牙齿也忍不住打颤。  赵源起床套上外套,拉开房门走了出去。边走边摇头,低声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啊……”    二  赵源清楚地记得那是七天前……  赵源和两个同事去位于外环大厦的一家公司催债,那家公司位于外环大厦四楼,办公室面积不大,仅放着一张办公桌和一个茶几。瘦小的公司老板,不住地向他们三人磕头,表示手里确实一下拿不出钱来还债,希望能宽限他几天。可是公司老板下了死命令,今天他们三人无论如何都必须追回这笔十万元的欠债,因为雇主公司已催了好多次了,再搞不定这笔生意就黄了。催债公司的胖老板张开满口金牙的嘴说过,拿不回钱,他们三个就卷上铺盖卷,立刻、马上从眼前消失,滚蛋!  瘦小的欠债男人还在不住地磕头求饶,面对面前这个低声下气,声泪俱下的男人,赵源的同事看着就火大,一拍桌子骂道:“哭有个卵用,速速把十万块钱拿出来,大家这事就算完了,不然我们不好过,你肯定也别想好过。”  瘦男人拖着哭腔说:“你们逼也没用啊,我的货款收不回来,银行又断了我的贷,我哪里有钱还债?”  另一个胖同事撸起袖子,露出手臂上的青龙纹身,弯腰低下身,一把拎住瘦老板的衣领,恶狠狠地说:“你钱收不收得到关我们鸟事?我们今天拿不到你这笔钱,我们就要打包走人,不过真到了那个时候,我肯定个弄死你。”  “再逼我,大不了我从这四楼跳下去,一了百了。”瘦老板突然站起来,跑到窗户边,用手推开玻璃窗,做出要跳楼的姿势。  赵源他们先是一楞,随即三人哈哈大笑起来,胖同事讪笑着说:“收债要寻死的咱们见多了,你以为吓得到我们?”  瘦老板一只脚跨上窗台,眼神里透出几丝绝望,几近哀求道:“三位行行好,再宽限我两天,我一定想办法好吗?不然我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有种就跳哇!”赵源冲瘦老板吼道。  瘦老板看着三人,仰起脸一阵哈哈大笑,然后又死死盯着三人足足看了一分钟,谁也没有说话,空气中的气氛顿时有些僵持的尴尬,他说道:“我记住你们三个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说完,他迅速地跨出另一只脚,翻出窗户,从四楼纵身跳下……  这下三人彻底傻眼了,他们愣在原地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胖同事拉拉赵源的衣服,说道:“出人命了,还不跑,等着被抓?干他娘的,呸!”  三人匆匆离开办公室,赵源在一楼的绿化草坪上看到跌落下来的瘦老板脸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衣服上满是血迹。很快,周围就聚集了一大群人,他们有人对着瘦老板指指点点,有人拿起手机拨打110和120报警。三人见状迅速地坐上的士车逃离了现场。    三  奶奶曾经说过,人死后七天后会还魂,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那瘦老板今天刚好死了七天,会不会变成厉鬼回来找自己报仇?想到这里,赵源身子抖得更厉害了。他跌跌撞撞地来到电梯口,拼命地按电梯按钮,但是电梯始终停在顶楼没有下来。他等不及了,转身进了旁边的楼梯间,顺着楼梯往上跑,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他只想摆脱那双盯着他的眼睛,于是不停地往上爬。他感觉跑得越快,那些眼睛就跟得越紧……  楼梯间亮着的灯突然灭了,整个楼梯间陷入无尽的黑暗里,赵源尖叫起来:“啊,不!”一脚踩空,他从楼梯上翻滚了好几级台阶下来,这时的赵源心里满是恐惧。他后悔那天去催债了,如果他不去催债,那个瘦老板就不会死,他也就不会被成厉鬼回来缠着自己。  顾不得膝盖上的疼痛,他扑通一声朝黑暗里双膝跪下,边磕头作揖边念道:“求求你,别来找我,我向你道歉,我不是故意逼你的,请放过我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他看见黑暗中那一双闪着绿光的眼睛了,眼睛里喷射出摄人的寒光。“鬼——”他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身下明显能感觉到湿了一大片,还夹杂着呛鼻的尿骚味。他努力想挣扎着站起来,但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济于事,双腿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他倚在楼梯的栏杆上,身子不停地抖动,嘴里哆嗦着反复念道:“别来找我,别来找我。”  赵源后悔没有听奶奶的话,将那道避邪护身符给随手扔了。前两天奶奶见他印堂发黑,精神萎靡,便特地为他求了一道护身符,保他平安。他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从不信鬼神那一套,认为都是迷信,是神棍神婆们故弄玄虚,骗人钱财的。所以当奶奶把护身符交给他时,他笑着说奶奶迷信鬼神,小题大作,应付完奶奶,顺手就将护身符给丢掉了。  要知道赵源奶奶年轻的时候是专门帮人卜卦跳大神的,而且在当地比较有名气,十里八乡谁家的人身上沾了些“脏”东西啥的,都要来请她前去卜一卦,跳跳大神,还别说,很多人因为她这一跳,竟然问题都解决了,所以她在这十里八乡声名大噪,被大家亲切地称为“老神仙”。奶奶现在年纪大了,跳不动了,就没再跳大神了。两天前,看到赵源脸色不对,以她“专业”的眼睛一看,他肯定是“惹事”了,为了孙子的平安,她不顾年事已高,拿来纸墨朱砂,亲自起坛做法,为赵源请了一道护身灵符,借此化解跟随赵源的“脏东西”。  赵源有些体力不支,他的眼睛越变越小,但是却感觉藏在黑暗里的那双眼睛越来越寒冷,现在是四月天,赵源却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寒冷。    四  “咚咚咚”,楼上传来下楼的脚步声,赵源想大声呼救,却感觉嗓子像被堵住了一样,任凭嘴张得再大,就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楼上出现两道手电筒的亮光,两个人说着话一前一后地走下来。他们的手电筒不约而同地照到赵源的脸上,赵源再一次感觉到裤裆里湿了,他顾不得害羞,不停地向来人磕头道:“老板行行好,求你别来找我,我一定给你多烧些纸祭奠你,对不起!”  “你在这神叨叨地干啥呢?”其中一人仔细地打量着赵源说。  “什么烧纸祭奠的?咒我们啊?”另一个人也明显有些生气。  “我真的错了,对不起!”赵源不敢看他们,只顾着不停地磕头道歉。  “你站起来!我们是人不是鬼!”其中一人大声对赵源吼道。经他这么一吼,楼梯间的灯突然亮了。  赵源听到这话,才怯怯地停止磕头,抬起手挡住电筒射过来的强光,慢慢地仰头打量面前的两个人。只见他们头上戴着安全头盔,身上穿着某物业公司的电工工作服。  “你怎么了?为什么大半夜在这楼梯间神叨叨的,想吓死人吗?”稍胖的电工问赵源。  “这电也真他妈的见鬼了,说停就停,说来就来。”另一个电工抱怨道。  赵源站起身来,顾不得拍去衣服上的尘土,一瘸一拐地向楼下走去。边走边说:“没事,我没事。”  赵源地下了楼,经过刚才这一吓,他显得有些六神无主,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漫无目的地朝着小区大门的方向走去。  刚走到小区大门口,突然被两个从外面进来的人叫住:“你是赵源?”  赵源面无表情地回道:“是!”说完又准备继续往外面走。  “我们是警察,你涉嫌前几天一宗案子,请跟我们走一趟公安局。”便衣警察拉住赵源,向他出示了警官证和逮捕证。  警察给他戴上手铐,赵源没有任何挣扎和反抗,他现在的心里想的全是那个跳楼死亡的瘦老板,他今晚要来找自己索命的。赵源被塞进停在小区外面的警车里,在车上,年纪大的警察说:“你们这些人就是无法无天,居然敢暴力逼债。”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赵源像是在对警察说,又像是在对黑暗里那个令人颤抖的眼睛说。  “算你小子运气好,那老板只是摔成重伤了,要是他摔死了,你们就洗干净屁股等着把牢底坐穿吧。”年轻的警察说道。  “什么?他没摔死?”赵源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再三向警察询问道。  “在医院躺着呢。怎么,你还巴不得他被摔死呀?”年纪大的警察不高兴地说。  “太好了,太好了。”赵源兴奋地高声叫喊着。  “给我老实点!”年轻警察一把按住他,厉声喝斥道。  他们都不再说话,警车一路飞驰,向公安局飞奔而去…… 共 348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研究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如何进行癫痫的预防保健
标签

上一页:七律鄱湖泛舟

下一页: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