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信息港

当前位置:

意气风发马蹄疾

2019/07/11 来源:河西信息港

导读

意气风发马蹄疾马年来到。在中国文化中,马是一种与矫健、刚毅、生气勃勃等形容词联系在一起的“人文动物”,人们乐于把美好的愿望寄寓在马的身上

意气风发马蹄疾

马年来到。在中国文化中,马是一种与矫健、刚毅、生气勃勃等形容词联系在一起的“人文动物”,人们乐于把美好的愿望寄寓在马的身上

天马来兮从西极

马是六畜之首,尤其在古代,无论是军事、生产、交通、游艺都离不开马。在殷墟的考古发掘中,就已经出现了用四匹或六匹马拉的双轮马车,马上还有辔饰头络,看来,在商代晚期,古人就已经掌握了高超的驯马和驭马的技巧。《淮南子》中就记载了先民驯服野马的过程:“夫马之为草驹之时,跳跃扬蹄翘尾而走,人不能制。……及至圉人扰之,良御教之,掩以衡轭,连以辔御,则虽历险超堑,弗敢辞也。故其马之不可化而可驾,御教之所为也。”寥寥数语,生动地体现了人类在文明史上的不懈探索。

先民有言:“马者,甲兵之本,国之大用。”(《汉书》)对于古人而言,马首先是征战的资源。中国的原始家马虽然耐力持久,却有矮小、颈短的缺点。为了改良马种,汉武帝刘彻曾多次派遣使臣到西域,从当时的大宛与乌孙等国引入骏马,进行大规模的繁殖和杂交实验,使中国马的品质有了很大的提高。产下的马匹体形变得结实,行动更为敏捷,耐力仍然持久,速度和爆发力则大幅增加,在抗击匈奴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武帝为此赋诗:“天马来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

唐代是另一个大量从西域引进马匹的时期,唐高祖李渊、唐太宗李世民都曾致力于搜罗西域诸国的优良马匹。甚至连举世闻名的“昭陵六骏”也不例外,历史学家葛承雍曾细致考察了这六匹马的名称、体质结构、外观造型等方面,论证了“六骏”中至少有“什伐赤”、“白蹄乌”、“特勤骠”、“拳毛騧”四匹属于突厥马系中的优良品种。这些西域神骏的引入,大大改良了中原的马种。开放的汉唐正是以如此包容的姿态面向世界,创造了气象万千的盛世。至今,我们仍能在唐三彩、壁画、石刻中窥见那些气宇轩昂、体态俊美的良驹。

翩翩白马儿

马在历史上的作用,不仅体现在军事上,还体现在文化上。在古人眼里,马是高贵而神秘的动物。《后汉书马援传》有言:“行天莫如龙,行地莫如马。”人们认为龙首像马,龙身的一部分也取自马体,因而时常将骏马与神龙并称。传说远古时期,人文始祖伏羲苦思天地之道,就是受一匹驮着《河图》的龙马的启发,创制了八卦。《西游记》里西海龙王的三太子也是因为触犯了天条,被观音点化,于是变身为白龙马,载着唐僧去西天取经的。

在文人眼里,“能骤复能驰”的“翩翩白马儿”(白居易诗)象征着超凡的才能与远大的理想。在他们的笔下,马往往兼具清俊的外表和坚强的意志。曹植笔下的战马意气风发:“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杜甫笔下的胡马俊逸矫健:“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马因而也成了历代文人们寄托豪迈之情的载体,在陆游的诗中,马的意象时常与效力国家联系在一起:“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暮年的他还时常梦想能驰骋在战场上:“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即便是垂老的马儿,往往也仍像曹操说的那样:“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唐代诗人李郢还用“龙马精神海鹤姿”,来形容老而弥坚的精神。

正因为如此,古人是极爱马的。历史上还有几位以画马而闻名的艺术家。唐代画家韩干就以画马着称,他一改前代画师“螭颈龙体”的画风,采取写实的手法,画出了体态丰硕、比例、栩栩如生的骏马。从他传世的《牧马图》,我们不难看出扑面而来的盛唐气息。同时期的曹霸也是画马的名家,他笔下的马被杜甫赞誉为:“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宋代的赵孟頫也是一位马痴,他的名作《滚尘马图卷》与《浴马图》留传至今。传说为了捕捉马的情态,赵孟頫在床上模拟马翻滚时的动作,他的夫人从门缝里偷窥,恍惚觉得伏在床上的是一匹马!

在现代画家中,以画马名世的是徐悲鸿。徐氏既擅长西方的油画与素描,对马的动态、形体了如指掌,也精熟传统国画的技法,从而很好地将写实与写意、马的形态和传统的笔墨结合在了一起。有感于“万马齐喑”的社会状况,他独辟蹊径,喜欢画没有鞍、辔束缚的野马,在他的画笔下,这些野马充满了视觉冲击力:有的昂首悲鸣,有的奔腾飞驰……造型上形态各异,气韵生动,神态上睥睨万物,自由不羁。显然,在徐悲鸿的笔下,马象征着自由、野性和力量。

踏花归去马蹄香

在游乐中,马也是不可缺少的角色。中国历史上盛行马毬。东汉末年,曹植就在《名都篇》中生动地描绘了京都少年对这一运动的热爱:“连骑击鞠壤,巧捷推万端。”马毬的全盛期是唐、宋、元三朝。当时的赛场上需要球员十人左右,不限男女,成员们头戴幞巾,足蹬长靴,骑着骏马,手握长柄球杖,分成两队展开激烈的竞技,将球击进对方球门即取得胜利。作为一项有益于参与者身心、骑术的竞技,马毬运动的普及程度极高。上至帝王贵胄、中至文人墨客、下至平民百姓都参与其中。在《东京梦华录》中,孟元老就记录了女性打马毬的情景:“人人乘骑精熟,驰骤如神,雅态轻盈,妍姿绰约,人间但见其图画矣。”女子举止娴雅,马匹行动飘逸,引人神往。

骑马游春是自古以来的习俗,唐代的《虢国夫人游春图》描绘了贵妇们春天乘马出游的场景。白居易也陶醉于钱塘湖畔“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的游冶。而人们一看到“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便会想起一个书生坐在马上挥着鞭子,志得意满的样子。到了晚清,随着女权运动的开展,很多新学堂开设了针对女学生的骑马课,骑马的女性逐渐增多。北平时期的北京,女学生在白云观等地骑马游春,甚至还成为街头一景。试想,摩登女性们穿着各色服饰,纵马加鞭的时候,也颇有豪迈之气呢!

兄弟民族中也有与马相关的竞技。藏族那曲地区的“羌塘恰青赛马节”就是其中的代表。赛马节是一个综合性节日,一般在农业收获后举行,包含了赛马、举重、拔河等多种竞赛。参赛的马匹都是从各地选拔的的骏马,骑手则多为十来岁的藏族少年。开赛之前,由的喇嘛给所有的参赛者加持祝福。枪声响起,上百匹骏马像闪电般冲向终点,成千上万盛装的牧人在两旁加油鼓劲。会被人们抬着欢呼游行,获胜的骏马则会被进献的哈达淹没。人们通过狂欢的节日来庆祝丰收,祭祀神灵,也展示着年轻人的力与美。

无论是在战争中,还是在文艺中,乃至于在游乐中,马,都是一种烈烈奔驰、充满生机的动物。在马年里,我们需要的正是这种一往无前、不畏艰难的精神,就让我们以梦为马,去实现美好的愿望吧!

原标题:意气风发马蹄疾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怎么加入微信小程序
小程序开发平台
微信号商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