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信息港

当前位置:

微商不是危商妖魔化为时尚早iyiou.com

2019/03/11 来源:河西信息港

导读

微商不是“危商” 妖魔化为时尚早近关于微商乱象的报道逐渐多了起来,大量媒体曝微商"疯狂的面膜":多杂牌,利润达数十倍,消费者难以维权,

微商不是“危商” 妖魔化为时尚早

近关于微商乱象的报道逐渐多了起来,大量媒体曝微商"疯狂的面膜":多杂牌,利润达数十倍,消费者难以维权,销售手段类似传销等等,媒体呼吁,实现微商规范有序而非野蛮生长,避免朋友圈成为三无产品、传销的法外之地,已成为摆在社会和有关部门面前的重要考题。

客观说,微商乱象确实是存在的和熟悉的,很多人都可以感受到,早晨一打开朋友圈,就被各种面膜、减肥秘方的信息刷屏,让人眼花缭乱,而微商经营背后存在多少多少暴利、运营手法多么粗鄙直接的段子,也在圈内暗暗流传,那些或真或假的小人物也能通过朋友圈快速致富的故事,产生强大的示范效应,使更多的人投入进来,在搜索引擎上,微商怎么做、微商怎么找客源等关键字段成为热门词汇。

但是,尽管乱象是存在的,其严重程度到底如何却需慎重考量。要知道,任何富有生命力的新生事物,在发展初期,都会有一段野蛮生长的经历,当年的博客如此、淘宝如此、微把这块石头抱回了山上博如此,现在的微商也是如此。在微商业者中,确实有一批人在利用先发优势赚快钱,攫取暴利,但从其造成的后果看,是否已经沉重到必须严打的阶段。至少从目前来说,可以给予微商更多的观察期。

现在一说乱象,必提监管,但对微商这种新生事物来说,监管却是个难题。按照传统思维,要监管微商无非是两条路,一是政府执法部门出手,二是给平台施压。但这两条路对微商却很可能难以奏效。执法部门出手当然可以打击到不良微商,但其中却有个执法成本的问题,面对蚂蚁雄兵般的微商大军,现有执法手段只能是挂一漏万。有人建议对不法微商进行严打重罚,使之不敢违法,或者设立准可制度,提高进入门槛,但牛刀杀鸡是否值当?司法资源毕竟有限,

微商的危害真的到了必须严打重惩的地步?就因为有人在朋友圈卖了暴利的面膜?

对、微博平台施压,使其承担起微商的监管或许是个不错的办法,但问题是这对微博的运营方来说很不公平,因为他们并非微商的招租者,甚至连微商的承载者都不是。所谓微商,是指在社交络中通过社交传播进行产品展示与销售的卖家,它们并没有像淘宝店主一样在上注册开店,也不必须通过积累信用或者实现交易,说白了,微博只不过是微商的销售渠道而已,它们也缺乏制约微商的有效手段。

难道微商就没治了吗?当然要监管和治理,但又不能一提监管必呼吁严打。面对初期的乱象,政府部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门应在法律底线之上保持淡定。如果感觉左右为难无处着手,不如在密切关注与宏观把控下视其成长,通过市场手段使之优胜劣汰。微商的社交属性使它建立在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上,在初期,或许有一些不良微商会滥用好友之间的信任牟取暴利,把一块钱成本的面膜卖到十块钱,但长期下来,这种微商只能自绝后路,信任,是极易被消耗的,没有人会傻到一直上当。而终被留下的,是那些有信誉、有质量、有保障的优质微商,同时在这一过程中,也将形成微商的行业自律准则,终使微商走向正循环。

当然,依靠市场也并非的放任不管。对于那些通过微商销售假冒伪劣,危害严重者--比如售卖加药损及消费者健康等,必须及时予以打击严惩,借以产生示范效应。而在这一过程中,新产生的法律空白地带也应加以填补。而在法律之外,还要敦促微商涉及的、微博平台承担应有的社会义务,开发技术手段屏蔽微商中的害群之马。

发动舆论和市场力量,推动微商的健康成长、优胜劣汰也是重要一环。现在的微商乱象中多上演的一幕就是杀熟,利用熟人关系、虚假宣传和信息不对称攫取暴利,如果消协组织做好微商监测,及时对消费者发出警示,则其手段将不得施展。

无论微商还是电商,诚信经营都是永远的上策。在初期,或许有一些不良微商会滥用好友之间的信任牟取暴利,把一块钱成本的面膜卖到十块钱,但长期下来,这种微商只能自绝后路。

需要指出的是,微商是社交络下的蛋,其背后的商业推动力也是来自社交络,它没有原罪,而是基于互联和草根的新生商业力量。在发展初期固然存在乱象,但这是多数新生商业力量初登台的必由之路,对于所谓乱象,尽管引发了媒体关注,但仔细看其实至少目前还没有找到任何后果特别严重的案例,微商还不是危商,面膜也不等于微商,关注归关注,没必要妖魔化微商。

2014年成都文创教育A轮企业
生存还是毁灭再看李书福收购戴姆勒
2012年南宁家居B+轮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