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仓单质押引来五年诉讼仓单质押引来五年诉讼

2018-12-03 15:34:37

仓单质押引来五年诉讼_仓单质押引来五年诉讼_国内典当_典当

9月4日,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场关于仓单质押引发的法律诉讼正在紧张进行中。说起这场诉讼,作为原告方的国内某一期货公司(下称 甲期货公司 )的负责人感慨不已,这场旷日持久的由仓单质押引发的系列诉讼早已令其心力交瘁。

事情还要回溯到1997年,甲期货公司与一家金属贸易公司签订了期货交易代理合同,建立了期货交易代理关系。2000年7月和9月,该金属贸易公司分两批将36张电解铜标准期货仓单委托甲期货公司向上海期货交易所办理仓单质押保证金业务, 不过,这些仓单的买入方为空白,且其中19份仓单已盖有提货章。

甲期货公司见该金属贸易公司是仓单持有人,又向仓单上记载的出卖人询问也得到了该金属贸易公司确系付款购买人的回复,为办理业务方便就在该金属贸易公司同意下,将仓单变更到自己名下,连同已盖过提货章的仓单,到交易所办理了质押保证金,并将保证金在当日划至该金属公司的期货交易账户中。

此后,该金属贸易公司用质押保证金进行期货交易,其后两年出现大幅亏损,其账户只剩38万元。这时,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一家国际贸易公司出面声称36张仓单是其所有,并且这家公司在1997年即与金属贸易公司签订协议进行期货套利交易合作,但现在才知道该仓单被金属贸易公司质押且私下用于期货投机。

该国际贸易公司遂于2003年年初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金属贸易公司和作为第二被告的甲期货公司承担连带,归还1690万元货款。该案终审判决认定:这家国际贸易公司未在上述仓单上背书记载以明确其所有权人的法律地位,存在过失,金属贸易公司是恶意侵权人,承担100%的赔偿,应向国际贸易公司赔偿1690万元;认定甲期货公司有对仓单权利人审查不严的非恶意过失,但该过失与国际贸易公司的实际损失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判令甲期货公司承担20%的补充赔偿。

而且由于这些仓单在案子审理期间被甲期货公司依约合法处置,该判决认为还可就仓单处置另行提起诉讼,于是就引发了第二起诉讼。

因铜价出现大幅上涨,个诉讼中一直缺席的金属贸易公司重新出现,并于2004年提起结算账户的诉讼,要求与甲期货公司进行包括该仓单在内的账户结算。法院终审判决认为,期货公司处置仓单所获得权益应该归金属贸易公司所有,并且对于质押保管费也只是确认了交易所对期货公司实际收取的部分。

而第三场诉讼则是甲期货公司为维护自己的权益主动提起,于是前两场诉讼的被告成为此次诉讼的原告。

三个焦点问题引发争论

不是标准仓单的记名人是否可对已转入流通领域的标准仓单的记名人进行确权,要求返还或者承担过错赔偿?质押人因严重亏损弃仓而去,期货经纪公司为了弥补平仓存在的亏损,每隔六个月自己赎单,两年后铜价上扬所产生收益应当归谁?期货交易所对期货公司会员的优惠质押费是否适用期货公司的客户的手续费?对这三个问题的认定,成为仓单质押系列纠纷案的关键,而这三个问题也引起了法律和期货业界的关注。

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于今年6月专门就这些问题展开讨论,国内民商法专家和期货学专家就上述案件对整个期货行业的正常经营是否会产生重大的影响,特别会对今后的国债、股票、仓单等作为金融期货的权利凭证进行质押,催生的金融期货 市场产生的影响进行了专题研究。

,期货公司是否有审查仓单实际所有权人的义务?

法学专家认为,由于我国法律未对标准仓单流转作出明确规定,仓单交易可视为单纯交付方式,并不需要通过连续背书交付的方式。在单纯交付中,受让人并无义务审查仓单的实际所有权人到底是谁,代理人更加没有审查的,实际上无论是质押权人还是代理人都无法进行实质审查。换句话说,仓单持有人,依据物权法的原则,就应当推定为仓单所有权人,作为仓单受让人或代理人来说,对仓单仅有形式审查义务而无实质审查义务。

期货学专家认为,从判决认定的事实看,所谓的仓单权利人与仓单持有人有按协议约定进行 期货跨月套利交易 的合作。 期货跨月套利交易 是指交易者在一定期间内通过在期货和现货之间进行的套利交易。交易者要把期货合约和现货仓单结合起来使用,以赚取化的利润。这种约定是符合期货交易的经营行为,应该是合法有效的。仓单持有人用合作者提供的仓单质押换取保证金行为,也属于履行合作协议的内容之一。仓单实际权利人已经把仓单交付持有人,应当视为持有人已得到合法授权,持有人可以有效利用仓单,可以通过期货市场进行仓单交易,当然更可以进行仓单质押。如果认为仓单持有人的质押行为没有过错,那么期货经纪公司更不存在过错,即便是仓单持有人对履行合作协议存在瑕疵,也不能由期货经纪公司共同承担仓单持有人履行合同的过错。

专家指出,本案法院一方面以期货公司对仓单上的记名人审查不严判决其承担,但另一方面又判决仓单上根本未记名者是仓单实际权利人,这无疑是自相矛盾的。法院的判决将一个在仓单上没有任何记名的企业,认定为仓单所有权人,并判决认定质押代理人有未尽审查义务的过错,有悖于民事法定性的原则。

第二,仓单质押后金属贸易公司因价格下跌期货交易亏损弃仓,而期货公司进行了数次赎单,那么终所得收益应归属谁?

法学专家认为,依据目前的民事法律,质押人对质押物享有所有权,可以享有滋生利益,但其在偿还所有的质押债务后,还应当承担相关的保管费用。因此,应该向期货经纪公司缴足行纪费用。期货专家认为,客户弃仓是一种严重的违约行为。本案中期货经纪公司为客户质押进行五次赎单,是非常少见的现象。客户因为亏损就弃仓而去,将风险全部转嫁到期货公司,后因为期货价格上扬,期货经纪公司依据市场的公开价格处置仓单,所获取的收益,应当用于支付保证金和质押形成的各种费用,尚有多余也应该归于期货经纪公司,民事法律基本的原则是遵循风险与利益相一致的 公平原则。

期货交易规则规定,仓单质押六个月就应当赎单,如果不能赎单,就应当平仓,客户没有进行赎单,就意味其已放弃仓单。如同典当,如果到期不能赎当,典当行可以不经再经授权处置典当物品。仓单质押与银行存单质押不同,它会随市场价格的波动而出现各种风险。今后股指期货也会出现股票质押的经营方式,股票是有可能跌破质押时约定的价格的,也有可能跌得一文不值。期货公司将会存在巨大的风险。

第三,根据期货交易所对期货公司会员的优惠质押费来计算质押保管费是否合理?

专家一致认为,期货公司和质押人虽未对质押保管费有约定,但是对会员收费和对非会员收费是不同的,这已是市场经济的惯例。会员对于会员组织是要承担一定的义务,明显的是会员是要交纳会费的,而非会员是不需要承担会费义务。因而,在消费时,会存在不同的消费价格。按照没有约定从惯例的民事法律原则,期货交易给予会员的优惠价格应该不适用于非会员客户。当然期货公司与客户没有约定收费标准,确实存在瑕疵,应当引以为戒。同时也可以通过行纪服务的方式约定行纪收费的方式加以弥补。

BSCI验厂
回收树脂
锅炉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